据法国24网站报道,日前,突尼斯内政部长卢特菲·本·杰杜在全国制宪议会上称,一些突尼斯女性前往叙利亚参加所谓的“性圣战”。在那里,她们与“二三十名甚至上百名武装分子发生性关系,目前已有妇女带着身孕回到突尼斯”。

杰杜没有透露突尼斯妇女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具体数字,但有媒体爆料,人数至少已突破百位。

美国《外交政策》网站评论称,突尼斯妇女参加“性圣战”的消息已流传数月,这是内政部第一次对此消息发表声明,意味着该问题已经得到官方的承认。

早在今年4月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就报道,至少有13名突尼斯女性已前往被反对派占领的叙利亚北部,自愿为反对派战士充当性工作者。

时任突尼斯教穆夫提(注:教法典说明官,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)奥斯曼·巴哈提曾在媒体前直言,所谓的“性圣战”实质就是卖淫。巴哈提说:“13个年轻的女孩被愚弄了,这是卖淫的另一种形式,是道德的沦丧。”

美国反恐网站IPT解释道,之所以指责“性圣战”是卖淫行为,是因为组织者声称参加的女性会在来世获得回报。《古兰经》上写有:拿走信徒的人和物,回报他们花园。“性圣战”的鼓吹者将其中的人解读为身体、性,花园则是天堂的意思。

承认了问题的存在后,突尼斯政府已准备采取行动,杰杜在国会上愤怒地表示,“我们不会沉默,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法新社称突尼斯妇女部将起草计划,以应对越来越多的女性前往叙利亚参与“性圣战”。该部门还呼吁,希望能够“加强与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的合作,就该问题采取适当措施,打击鼓吹‘性圣战’的组织和个人。”

除女性参加“性圣战”外,不少突尼斯青年对圣战也“充满热情”。杰杜承认,在过去3个月,边境管理局“已经拦截了6000名欲前往叙利亚的年轻人。”86人因涉嫌通过网络向叙利亚输送参加圣战的突尼斯青年而被捕。当地媒体的报道称,在过去的15年里,已经有上万名突尼斯人前往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参加圣战。

据伊朗法尔斯新闻网报道,数月前突尼斯互联网上有人发布消息称,宗教发布法令鼓励女性进行“性圣战”。女性参加战斗的方法,就是用身体去慰藉那些参加圣战的男性,与他们发生性关系,使他们愉悦地上战场。

部分女性受此蛊惑,自愿前往叙利亚为反对派充当性工作者。巴提哈表示,所有的信息都显示,去叙利亚战斗的突尼斯年轻人被愚弄和洗脑了,他们太轻信被歪曲的教条。

英国《每日电讯》报援引埃及新闻网站Masrawy对受害者阿伊莎的采访,向人们展示了传道者洗脑的基本方法。

“一个头戴面纱的女人每天都会来大学,向女学生布道,提醒她们对教不敬的严重后果。”阿伊莎说,“她怂恿我前往叙利亚帮助圣战者战斗,消灭异教徒。她告诉我,这样做的女人能受到阿拉的庇佑,进入天堂。”

据西班牙《国家报》透露,起初阿伊莎受到了蛊惑,与另外18位女孩共同参加了在布道者家中或寺进行的活动。布道者会在活动中不停地向她们灌输圣战思想,解释圣战的意义。

在“教育”进行到一定程度后,布道者会从中挑取有斗志的女孩,要求她们参加“性圣战”。阿伊莎也是其中之一,但她在出发前退缩了,并将自己的经历告诉母亲,母亲及时阻止了她。

“当我改变主意,不再继续参加她们的活动后,那个女人就威胁要杀死我。”阿伊莎透露,这些人还会用社交媒体招募成员,“他们在脸谱网上有招聘页面,会在那里分享怎样成为圣战者。”

阿伊莎能够幸运地及时醒悟,但不少女孩已参加了圣战。在网络视频上,一对悲痛欲绝的父母哀叹自己女儿的命运。在发现女儿不见后,他们才得知她已去参加“性圣战”。视频上的父亲抱着女儿的照片,泪流满面,充满仇恨地嘶喊,“她只有16岁,是他们给她洗脑了。”

然而,也有媒体对突尼斯政府曝出的“性圣战”其事提出质疑。《外交政策》杂志撰文称,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。迄今为止,突尼斯内政部未能提供任何进一步信息,大部分人权活动家和记者也一直没有找到去叙利亚进行“性圣战”的妇女。

“我所有听到的信息都十分宽泛,关于这个问题,没有正式和全面的报告。”突尼斯人权观察研究员阿曼那·古莉莱说道。“资料非常少,我相信这是许多媒体和人权界人士都面临的问题。”

不过,不能否认的是,在战争中,女性往往受到的伤害更大,她们常被恐怖组织洗脑或强迫成为“”,甚至还会被训练成“”。“解救儿童”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全世界范围内,被武装组织绑架并强迫同他们一起战斗的女性数量超过12万。另一份由英国和伊拉克的非政府组织发布的报告称,由于战争造成的贫困和混乱,伊拉克战后有数千女性被拐卖沦为,其中最小的只有10岁。

专注于研究的“extremis”网站称,自1968年以来,全球范围内大约发生了155起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,伊拉克、巴勒斯坦、车臣是使用女性发动自杀式袭击最频繁的国家和地区。

美国女性和平网站援引援引反恐专家米娅·布鲁姆指出,妇女参与恐怖活动的历史已经超过100年,但自2007年到2008年之间,仅伊拉克女性自杀袭击者的数量就增加了8倍。

报道分析,恐怖组织“衷情”于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原因是,女性在检查站受到搜查的几率低,方便藏炸药;女性袭击者也可以获得比男性更多的媒体关注。此外,女性内心柔弱,更容易受到的蛊惑。

恐怖组织会寻找那些丈夫和孩子死于战争中的女性,向她们们灌输仇恨的思想,告诉她们可以为亲人复仇,或是鼓吹成为炸弹袭击者的死亡方式极具意义。还有一些恐怖组织利用,让女性认为自己是“被损坏的物品”,而死亡是她们惟一的选择。

据法国24网站报道,日前,突尼斯内政部长卢特菲·本·杰杜在全国制宪议会上称,一些突尼斯女性前往叙利亚参加所谓的“性圣战”。在那里,她们与“二三十名甚至上百名武装分子发生性关系,目前已有妇女带着身孕回到突尼斯”。

杰杜没有透露突尼斯妇女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具体数字,但有媒体爆料,人数至少已突破百位。

美国《外交政策》网站评论称,突尼斯妇女参加“性圣战”的消息已流传数月,这是内政部第一次对此消息发表声明,意味着该问题已经得到官方的承认。

早在今年4月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就报道,至少有13名突尼斯女性已前往被反对派占领的叙利亚北部,自愿为反对派战士充当性工作者。

时任突尼斯教穆夫提(注:教法典说明官,具有崇高的社会地位)奥斯曼·巴哈提曾在媒体前直言,所谓的“性圣战”实质就是卖淫。巴哈提说:“13个年轻的女孩被愚弄了,这是卖淫的另一种形式,是道德的沦丧。”

美国反恐网站IPT解释道,之所以指责“性圣战”是卖淫行为,是因为组织者声称参加的女性会在来世获得回报。《古兰经》上写有:拿走信徒的人和物,回报他们花园。“性圣战”的鼓吹者将其中的人解读为身体、性,花园则是天堂的意思。

承认了问题的存在后,突尼斯政府已准备采取行动,杰杜在国会上愤怒地表示,“我们不会沉默,也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法新社称突尼斯妇女部将起草计划,以应对越来越多的女性前往叙利亚参与“性圣战”。该部门还呼吁,希望能够“加强与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的合作,就该问题采取适当措施,打击鼓吹‘性圣战’的组织和个人。”

除女性参加“性圣战”外,不少突尼斯青年对圣战也“充满热情”。杰杜承认,在过去3个月,边境管理局“已经拦截了6000名欲前往叙利亚的年轻人。”86人因涉嫌通过网络向叙利亚输送参加圣战的突尼斯青年而被捕。当地媒体的报道称,在过去的15年里,已经有上万名突尼斯人前往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参加圣战。

据伊朗法尔斯新闻网报道,数月前突尼斯互联网上有人发布消息称,宗教发布法令鼓励女性进行“性圣战”。女性参加战斗的方法,就是用身体去慰藉那些参加圣战的男性,与他们发生性关系,使他们愉悦地上战场。

部分女性受此蛊惑,自愿前往叙利亚为反对派充当性工作者。巴提哈表示,所有的信息都显示,去叙利亚战斗的突尼斯年轻人被愚弄和洗脑了,他们太轻信被歪曲的教条。

英国《每日电讯》报援引埃及新闻网站Masrawy对受害者阿伊莎的采访,向人们展示了传道者洗脑的基本方法。

“一个头戴面纱的女人每天都会来大学,向女学生布道,提醒她们对教不敬的严重后果。”阿伊莎说,“她怂恿我前往叙利亚帮助圣战者战斗,消灭异教徒。她告诉我,这样做的女人能受到阿拉的庇佑,进入天堂。”

据西班牙《国家报》透露,起初阿伊莎受到了蛊惑,与另外18位女孩共同参加了在布道者家中或寺进行的活动。布道者会在活动中不停地向她们灌输圣战思想,解释圣战的意义。

在“教育”进行到一定程度后,布道者会从中挑取有斗志的女孩,要求她们参加“性圣战”。阿伊莎也是其中之一,但她在出发前退缩了,并将自己的经历告诉母亲,母亲及时阻止了她。

“当我改变主意,不再继续参加她们的活动后,那个女人就威胁要杀死我。”阿伊莎透露,这些人还会用社交媒体招募成员,“他们在脸谱网上有招聘页面,会在那里分享怎样成为圣战者。”

阿伊莎能够幸运地及时醒悟,但不少女孩已参加了圣战。在网络视频上,一对悲痛欲绝的父母哀叹自己女儿的命运。在发现女儿不见后,他们才得知她已去参加“性圣战”。视频上的父亲抱着女儿的照片,泪流满面,充满仇恨地嘶喊,“她只有16岁,是他们给她洗脑了。”

然而,也有媒体对突尼斯政府曝出的“性圣战”其事提出质疑。《外交政策》杂志撰文称,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。迄今为止,突尼斯内政部未能提供任何进一步信息,大部分人权活动家和记者也一直没有找到去叙利亚进行“性圣战”的妇女。

“我所有听到的信息都十分宽泛,关于这个问题,没有正式和全面的报告。”突尼斯人权观察研究员阿曼那·古莉莱说道。“资料非常少,我相信这是许多媒体和人权界人士都面临的问题。”

不过,不能否认的是,在战争中,女性往往受到的伤害更大,她们常被恐怖组织洗脑或强迫成为“”,甚至还会被训练成“”。“解救儿童”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全世界范围内,被武装组织绑架并强迫同他们一起战斗的女性数量超过12万。另一份由英国和伊拉克的非政府组织发布的报告称,由于战争造成的贫困和混乱,伊拉克战后有数千女性被拐卖沦为,其中最小的只有10岁。

专注于研究的“extremis”网站称,自1968年以来,全球范围内大约发生了155起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,伊拉克、巴勒斯坦、车臣是使用女性发动自杀式袭击最频繁的国家和地区。

美国女性和平网站援引援引反恐专家米娅·布鲁姆指出,妇女参与恐怖活动的历史已经超过100年,但自2007年到2008年之间,仅伊拉克女性自杀袭击者的数量就增加了8倍。

报道分析,恐怖组织“衷情”于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原因是,女性在检查站受到搜查的几率低,方便藏炸药;女性袭击者也可以获得比男性更多的媒体关注。此外,女性内心柔弱,更容易受到的蛊惑。

恐怖组织会寻找那些丈夫和孩子死于战争中的女性,向她们们灌输仇恨的思想,告诉她们可以为亲人复仇,或是鼓吹成为炸弹袭击者的死亡方式极具意义。还有一些恐怖组织利用,让女性认为自己是“被损坏的物品”,而死亡是她们惟一的选择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