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以色列建国开始,便和中东国家冲突不断,随后更是推行了定居点政策,越来越多的以色列定居点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中拔地而起,甚至直接强占了巴勒斯坦人土地,这一行为直接惹怒了巴勒斯坦人,也造成巴以冲突不断,难以实现和平。或许我们会有疑惑,为什么以色列要在这么荒芜的约旦河西岸兴建定居点?是为了与巴勒斯坦人争夺更多的土地?还是为了扩大战略上的纵深?抑或是人口太多安置不下,只能扩建居民区,这背后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

以色列的地缘条件太差,周围全都是中东国家,哪怕建设了一大堆的定居点,实在不足以让它摆脱战略包围的态势,所谓的战略纵深也少得可怜,因此面对色列的定居点位问题,我们不能忽视宗教的问题。

虽然约旦河西岸一片荒芜,但它在犹太教里有着重要的意义,因为公元前的古代犹太国就曾在这里,西方圣经的旧约中记载的很多事件也发生在这里。对于以色列来说,约旦河西岸还有一个别名,叫犹太或者撒玛利亚。

犹太人在几千年前被灭国后一直居无定所,四处漂泊,甚至还经常遭遇其他国家的大规模屠杀,面对这种情绪,犹太人复国的想法便愈演愈烈。他们好不容易在巴勒斯坦地区扎根下来,也不愿轻易离开。对他们来说,约旦河西岸地区虽然很荒芜,基本上寸草不生,但在宗教感情上极其深厚,那是曾经犹太人居住过的地方,是自己的祖先曾建国的圣地。

因此在约旦河西岸建设定居点是极其重要的事情,无论从信仰还是从以色列人的感情来说,都是极其自然的事情,因此,哪怕约旦河西岸一片荒芜,他们也要用建设定居点的方式使这片土地繁荣兴盛起来。

自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战胜了中东诸国,控制了约旦河西岸地区,就开始着手进行定居点的工作,一直到现在才形成这样庞大的规模。

而在约旦河西岸整个地区里面,基本上都是被以色列控制的,不太涉及到巴勒斯坦的问题,可最能体现以色列宗教问题的地方,却是巴勒斯坦地区的希伯伦。

希伯伦在约旦河西岸的南部地区,里面有着一处极其重要的地方,圣经中记载的先知亚伯拉罕的墓地,犹太教称之为始祖墓。

这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以色列人本就宗教情怀严重,心中的圣地却在巴勒斯坦地区,随后以色列在希伯伦地区建设了犹太人定居点,由于深入巴勒斯坦腹地,因此以色列也建立围墙和栏杆把定居点隔离开,并且派遣军警24小时站岗保护,还在四周的交通线设置了检查站,并且严格规定不许巴勒斯坦人靠近。

这就苦了巴勒斯坦人,由于以色列人的渗透侵入,他们无法正常生活,很多时候需要绕很大一段路来避开以色列定居点,原本繁华的街道也因为以色列的定居而荒凉起来,很多巴勒斯坦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家迁往更远的地方。

而巴勒斯坦人的屈辱还不仅如此,我们行进在约旦河西岸,可以见到一栋栋装修漂亮的别墅,四周有铁网围墙,检查站里还有军警把守,这便是以色列人的定居点,而对比之下,矮小的平房,简陋的棚子,上面放着个铁桶随时准备储备雨水,以防止断水的居民区,就是巴勒斯坦人的住处。

为了连接各个居民点,以色列人建立了坚实的公路连接起来,但同时也设置检查站严格把控,如果是以色列车辆通过,会被立刻放行,如果是巴勒斯坦人的车辆,会被以各种理由阻止同行。

饱受痛苦的巴勒斯坦人却还在为以色列的基础设施建设“出一份力”,在以色列的新的定居点的建设,或者是连接定居点的公路铺设工作中,巴勒斯坦人相当积极的争抢这份工作机会。虽然是为自己的敌人工作,但这是少有的工作机会,比其他巴勒斯坦的工作岗位能赚到更多的薪水。

他们为了生活,为了养活自己的家,或许赚钱买食物要比谴责以色列人更重要一些,他们或许会在工作的同时,也不忘骂几句以色列人,但活着比尊严更重要。

由于以色列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,和俄罗斯的关系也不错。因此在约旦河西岸混得是风生水起,而饱受煎熬的巴勒斯坦人除了背后孱弱的盟友们,再也使不出力气,而这些盟友们也经常被以色列暴揍一顿,形式不容乐观。

更重要的是,由于以色列曾经的悲惨经历,在国际上赢得了大量的同情,所有人都在称赞这个“坚强的国家”,却忘记了还有另一个国家正饱受煎熬,巴勒斯坦人的未来在哪里?

俄乌局势愈演愈烈,曾一度成为了国际上的焦点事件,可我们不能把巴以问题边缘化,去忽视它的严重性,以色列的实力很强大,曾经打退了四面八方来袭的中东军队,设置的居民点在哪里建,怎样建,都由它自己说得算,甚至以色列想建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,也并无不可。

在国际社会中,只知道抗议的人,是无能之辈,只知道拿法律说事,是弱者的行为。以色列凭借强大的实力,完全可以不参照法律肆意妄为。而巴勒斯坦人除了强烈谴责与抗议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。这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,同时也是事实,不管怎么说,巴以冲突还是要双方各退一步,以和平的方式解决,如果借着宗教情怀去行动,那恐怕世界再无和平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